編者按:浙商銳評的出爐在于媒體的責任。當我們孜孜不倦地奔跑在新聞真相的路上時,我們發現無數的喧囂讓事件變得模糊;當我們捕捉千萬浙商成長與發展的聲音時,我們發現彌漫著不少迷惘。
  在這個大時代里,我們需要亮出“媒體的立場”。
  請您記得,浙商銳評是蒼茫大海中的燈塔,請您記得,浙商銳評是我們對于未來的希望?! ?nbsp;

28天,3.36億 疫情下的僑胞溫暖指數

健康碼、五色圖,為何浙江疫情防控能駕馭新技術?

浙商銳評 | 防疫的另一個使命

疫情下,浙江政企良性互動或刷出新高度

浙商銳評|浙商不惜代價動用全球“朋友圈”,只為跑贏疫情!這就是浙江驕傲

浙商銳評|浙商關注的兩問:《條例》能否落地?落地幾分?

浙商銳評|有擔當,有作為!新時代工商聯的新樣子

浙商銳評|這是企業家對精神財富變現的一種選擇

浙商銳評|當下,是時候再給中國股市點信心了?

浙商銳評|2020年該如何筑防火墻

浙商銳評| 天下沒有不談績效的“霸道總裁”

浙商銳評|這件事,為何一再被重申!

浙商銳評|老板電器不愿意用降價破壞市場格局意味著什么

浙商銳評|“李子柒”難復制,也不該被復制

浙商銳評 |孫正義為何說馬云是貴人?

浙商銳評|這波美妝熱潮背后能看到小米式的中國貨嗎

浙商銳評|回歸商業的本質

浙商銳評|水滴籌,緣何變成了“血滴子”

浙商銳評|為新書吆喝的王石,不如“手撕”王思聰更能刷屏

浙商銳評 | 華為離職員工事件,偉大的公司應容得下什么?

浙商銳評 | 特斯拉能把“汽油、柴油小卡車從路上弄走”嗎

浙商銳評 |綜藝節目的困境,到底有沒有解

浙商銳評 |劉強東的這一決定,值不值得“杠”?

浙商銳評 |阿迪達斯兵敗工業4.0的啟示

浙商銳評 | 不差錢的阿里巴巴在香港二次上市,初衷可能與華為一樣

浙商銳評 | 兩年這個地方離場20家上市公司,到底該如何理解市場的邏輯?

浙商銳評 | 創業保險不是讓你薅羊毛

浙商銳評|企業家與其擔心經濟走向,不如主動做點事

浙商銳評|雙11的數學題,我們也算了算

浙商銳評 | 國民老公王思聰被限制高消費,我們該反思什么

浙商銳評 |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雙十一?

浙商銳評 | 減少阻力的中國決心

浙商銳評|10億新興用戶 OPPO VIVO在往里沖,這是哪個市場

民營企業,做好自己人——寫在民營企業座談會召開一周年之際|浙商銳評

浙商銳評|馬云來了,教育產業的“深水炸彈”能炸開家長的焦慮?

浙商銳評|拼多多市值排老四,下沉市場到底在想什么?

雙11暗戰 “二選一”會被控訴嗎丨浙商銳評

補貼潮是一場“高考”,中舉者永遠只是少數丨浙商銳評

許家印“投資必過山海關”的判斷是“看多東北”丨浙商銳評

技術變革的烏鎮原動力 丨浙商銳評

北大用浙商名字命名報告廳,是一個新的開始|浙商銳評

相信市場的力量|浙商銳評

三星中國“末路”?小心“以退為進”|浙商銳評

70年,浙商為什么能|浙商銳評

質變 從2019到2035|浙商銳評特輯·崛起啟示錄⑦

創變 從四大發明到高速公路上換引擎|浙商銳評特輯·崛起啟示錄⑥

蛻變 從浙江一角到世界角落|浙商銳評特輯·崛起啟示錄⑤

浙商銳評 | 該不該向企業派駐政府事務代表

嬗變 從民間富裕到共同富裕|浙商銳評特輯·崛起啟示錄④

劇變 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|浙商銳評特輯·崛起啟示錄③

蝶變 從匱乏時代到追求美好生活時代|浙商銳評特輯·崛起啟示錄 ②

裂變 從農耕時代到互聯網時代|新中國成立70周年浙商銳評特輯·崛起啟示錄①

浙商銳評|馬云為何能“提前退休”

浙商銳評 | 從海爾員工被攪亂的午睡,看企業與個人的未來選擇

浙商銳評 | 浙商眼中的香港未來

浙商銳評 | 浙江上市企業為何頻遭省外資本盯上

浙商銳評 | 為浙商敢于逆勢“走出去”投資點贊

浙商銳評 | 汽車工業產業鏈:命運要握在自己手里

浙商銳評 | 請給她一點時間和一份鼓勵

浙商銳評|劍指汽車“要害”的浙江雄心

浙商銳評 | 馬云VS丁磊:考拉買賣邏輯的碰撞

浙商銳評 |做長期主義者,成為時間的朋友

浙商銳評 | 深圳1979!深圳2019!

浙商銳評|套現146億離場,阿里如此打破浙江快遞業格局

浙商銳評|票房40億 《哪吒》的成功學,我們學得會嗎?

浙商銳評 | 臺風“利奇馬”來襲,見證社會力量的浙江合力

浙商銳評 | 現實版“瘋狂的石頭”到底鬧哪般

浙商銳評|百度的城池,頭條不是那么容易攻下的

浙商銳評|馮鑫VS賈躍亭 明星企業家命運滑鐵盧照見的景象

浙商銳評|巴菲特的天價午餐是如何被孫宇晨變餿的?

浙商銳評|“阿里牌”中國芯給中國企業帶來的啟發

浙商銳評|民營火箭入軌,異想天開的“中國馬斯克”真的來了

浙商銳評|新區的新,在于產能供給的深層變化

浙商銳評|賣堅果的“三只松鼠”上市背后,消費力量的新變化

浙商銳評|保護好“企業家”這三個字

浙商銳評|小米股價腰斬,真的不再是一家有價值的公司?

浙商銳評|北方酒局與南方茶局

浙商銳評|華誼步入冬天,怪不得誰!

浙商銳評|從崇拜地產商轉變為崇拜任正非的背后邏輯

浙商銳評|對民企最大的支持是不干預,山東濰坊市委書記道出了什么理

浙商銳評|李彥宏被潑水,是百度價值觀被抗議

浙商銳評|長大的浙商需要四變

浙商銳評|馬云的擔憂與歐洲的焦慮

浙商銳評│被蘇寧收購的家樂福中國,到底敗在哪里

浙商銳評 | 如果沒有蔡崇信,馬云還會是今天的馬云嗎

浙商銳評│怎么對待競爭對手,決定了你能走多遠

浙商銳評 | 銀億事件怪不得制造業

饮料酒水配送赚钱吗